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那个那

艺术是啥?其实,我也不知道那是啥,也许是心照不宣,或者是那个那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雪祭(涂鸦)  

2008-04-15 15:21:59|  分类: 涂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一大早的,小屋被窗外的积雪映射的卡白卡白的。兴奋的我,从床上一跃而起.楼下有我这个冬季里最为澎湃的激情。

    门前的黑色沥青小道被素白的雪拥抱着.我真的不忍践踏着他们.于是我做了一件极为愚蠢的举措:扫一条小路来.原本多么厚道的想法,却在雪身上留下了一条黑色的伤口.我默默的为他们祈祷。

       "雪,你来的更猛烈些吧.'"

       "雪,快覆盖住我带给你创伤吧."

 雪一直下个不停,开合的伤口起了一层薄薄的胰子.似乎在慢慢地愈合.农家村庄的人总是勤景的,小院儿的门也次第的打开了,为门前的存雪忙活着. "十八的姑娘,一朵花......"音箱里传来一首苍老的曲子.通向各家小院的小路上的雪被人们无情的剥离着.四通八达小路又重新裸露了。一切与雪有个短暂的约会都戛然而止。伤口也遍及全身。多了起来的路人,也不在乎雪那光洁的身子,更没有怜悯满是伤斑的雪,肆无忌惮的留下了一串串污秽的印记。雪身陷囹圄,却毫不动摇的刷新,昭雪自己。小路模糊,清晰,模糊。

 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,随想起了多场深埋于心中的雪景。老家村庄的雪被赶路的农人划的支离破碎,却也走不成那个道儿,人和雪各自污秽一团。历史里也下过了一回大雪,为了出路,刘备三顾茅庐时,黄承彦骑驴过小桥吟的那首诗:“长空雪乱飘,改尽江山旧。仰面观太虚,疑是玉龙斗。纷纷鳞甲飞,顷刻遍宇宙。”似乎在冥冥中已解答了刘的疑惑,自那个雪季他腾达了,可纷争的天下,牺牲了多少的黎民,被雪所覆盖,被历史所吞噬。雪,我们可记得?也是为得是寻路,我去了鲁迅《雪》中的那个江南。‘江南的雪,可是滋润美艳之至了;那是还在隐约着的青春的消息,是极壮健的处子的皮肤。雪野中有血红的宝珠山茶,白中隐青的单瓣梅花,深黄的磬口的蜡梅花;雪下面还有冷绿的杂草。蝴蝶确乎没有;蜜蜂是否来采山茶花和梅花的蜜,我可记不真切了。但我的眼前仿佛看见冬花开在雪野中,有许多蜜蜂们忙碌地飞着,也听得他们嗡嗡地闹着。’是呀,江南的雪是美艳的,是多情的,是年少不知愁滋味的。为了艺术,我拍雪,画雪,写诗赞美雪。为了雪中有故事,我在一个如粉,如沙的雪天下午,来到‘残雪断桥’等待着心中素未谋面的白娘子,雪中却找不到有同种心情的她。旋来忽去的雪花中,留下的桥是个断桥。

 雪把路时时紧握着,雪像母亲一样为小路盖上防寒的被褥。寻路的人自然没法探到路的虚实。要不卡夫卡总说:我们称之为路的东西,其实叫犹豫。

 “雪地里呆久了,人眼会目眩的”。妈叫我回屋。        

的确,这是受伤的雪,是犹豫的路,是茫然的我。2008.1.13
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原创美文
阅读(382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